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天才纨绔 > 第1990章 世界的边缘
    数个时辰之后,江枫三人,成功与另外两个古来有之家族的人汇合。

    “这里是?”

    扫视周身,江枫心神微震。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被世人称之为天元大陆边缘的地方。

    虽说这是一个较为笼统的说法,天元大陆有没有边缘,一直以来都争议不休,迄今为止没有具体的定论。

    但脚下的这片土地,却是被公认为是一道界线,再往前走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知。

    “居然将地点定在了这里!”江枫暗自说道。

    无疑联合任务的地点就在此地,这是尊者避退之地,恐怕也只有古来有之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才能无视此地的危险。

    然后,江枫才是看向那等在此地的四人。

    其中有禹家的天才和祖家的天才,另两人是追随二者而来,都是真人后期大圆满的修为,只是观四者的气息波动,都有所古怪,必然是另有玄机。

    “怎么回事?”

    猛然间,一道目光将江枫锁定,面白无须的青年男子发出质问。

    “什么怎么回事?”虚凤华慢条斯理的说道。

    面白无须的男子冷笑,说道:“虚凤华,你就算是弄虚作假,至少也别假的这么明显,这次的任务可是有明确规定,尊者不得将介入。”

    “是吗?江枫恰好突破了,你说巧不巧?”虚凤华漫不经心的说道。

    面白无须的男子微微一怔,打量江枫两眼,确定江枫确实突破不久之后,不由冷笑道:“蠢货。”

    “忘记告诉你了,此次任务,其中一部分关乎成就尊者的机缘。”虚凤华不以为意的说道。

    江枫成就尊者,虚凤华本身也是意外的很,但至多是江枫错过那份机缘而已,虚凤华不认为有什么。

    “哦?”江枫掀眉。

    不过刹那江枫就是释然,他成就尊者的过程太难太难,数十滴圣血的消耗岂是他人能够想象?即便这里有成就尊者的机缘,江枫也不认为,那份机缘对他有什么用处。

    至于虚凤华是忘记了此点,还是故意不提,江枫也是丝毫没放在心上,二者本就是合作关系,还没有到推心置腹的地步。

    “虚凤华,你这次注定是自作聪明了。”面白无须的男子嘿嘿了两声,讥诮道。

    “与你无关。”虚凤华翻了个白眼,毫不领情。

    但面白无须的男子丝毫都不觉得尴尬,倒像是突然之间对江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样,他盯着江枫笑个不停,好一会方才是说道:“虚凤华肯定没告诉你,尊者一旦进入那里,修为境界将被斩一个小境界。”

    他的手指指向前方,幸灾乐祸的很。

    “这不是什么大事。”虚凤华说道,大概是觉得对方话太多了,脸色微显得难看。

    “禹家的人都很喜欢说废话吗?”江枫淡漠说道。

    此人名禹傲,挑拨离间之意再明显不过,殊不知道,就算江枫对虚凤华再怎么不满,也不可能显露出来。

    “这叫诲人不倦!”禹傲正色说道,一脸肃然。

    “呵——”江枫无言以对。

    比较于禹傲这个话痨,祖家的祖洪则是异常的静默,与禹傲不同的是,祖洪满脸的络腮胡,气息粗犷,可偏生有着异样沉静的一面,恰好与禹傲又是一个极端。

    那两个追随二者前来的强者,在这等环境中自然是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二人除了对江枫表现出一定的好奇之外,更为关注的则是伏昂。

    伏昂是一个人来的,那尊傀儡没有放出来。

    伏昂一副谁也不在意的态度,手中把玩着一件法器,那只是一件最为低等的法器,然而伏昂爱不释手。

    “还有一刻钟!”

    等到禹傲的话说完了之后,一直以来都没有说过话的祖洪开口说道。

    “等!”

    伏昂把玩着法器,眯眼说道。

    “禹傲你不需要太过在意,注意祖洪!”虚凤华传音道。

    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

    江枫想起这句谚语,古怪一笑。

    这样的比喻当然是不合适的,不过既然虚凤华专门提醒,必然有她的道理,禹傲此人太高调了,而高调的人往往守不住秘密。

    就如刚才,不经意间,禹傲就是暴露了至少两个秘密。

    也就是说,相比较于禹傲而言,沉寂的祖洪,极有可能,会有出其不意的一面。稍有不慎,就可能阴沟里翻船。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次,是伏昂率先一动,走在最前方,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强势的一面就尽显无疑。

    随后,江枫六人越过那道界线,往前行去。

    “居然是这样?”一会之后,江枫若有所思的说道。

    当越过那道界线之后,看似只有数米之隔,这里却是有如另外一个天地,在这个时机进入,江枫发觉,地面之上,影子消失了。

    阳光斜照,在太阳光线之下,稍许遮挡就会留下阴影,然而影子消失了,仿佛是被某种奇异的能量抹去一般。

    “古怪!”两个字自江枫脑海中冒出。

    追随于禹傲和祖洪的两个强者也发现了这点,各自眼中流露异光,转即敛去。

    “他们应该一早知道这般玄机!”将二者的反应看在眼里,江枫低语道。

    “所以,唯独我不知道!”江枫又是说道。

    ……

    这个地方毋庸置疑有着太多的隐秘,然则不管是关乎成就尊者的机缘,还是境界被压制,江枫都是一无所知。

    刚才江枫还以为,虚凤华是不经意间遗忘了,而今看来,不是遗忘,而是虚凤华蓄意隐瞒。

    “虚凤华,你是针对我,还是,另有目的?”江枫沉吟道。

    若是后者,倒还好说,但若是前者……

    江枫眼中多了几分冷意,一旦是前者,他一定会让虚凤华付出代价!

    ……

    伏昂走在最前方,速度算不上太快,时间不长,江枫就是注意到,伏昂把玩手中那件法器的频率高了不少。

    “莫非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江枫想着。

    他对这里的了解最少,真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话,他无疑是诸人之中最被动的。

    “呼!”

    平地起风,一道道虚无的影子,自诸人视线之中一闪而过。

    “咔!”

    一道细微的碎裂声响传出,伏昂手中的那件法器破碎了,伏昂低头看上一眼,瞬间又是将之修复。

    只是江枫没再过多关注伏昂,他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

    “场域!”

    这段路被场域覆盖,受场域影响,影子消失,江枫知道刚才进入的时机应该是场域影响最小的时间段,饶是如此,依旧很惊人。

    “这段路可不太好走。”江枫自语道。

    场域笼罩,无处不在,会发生什么变故谁都不好说,毕竟关于此地的记载委实太少太少。

    “他们的任务会是什么?”江枫思附道。

    这里尚且是最为边缘的地带,就已经如斯不凡,深入进去之后,必然更加诡异莫测,古来有之家族既然将任务的地点定在此地,想必是有着不一般的原因。

    任务本身虚凤华没有和江枫说过,也不知是不好说,还是一样蓄意隐瞒了。

    江枫倒不认为虚凤华有加害他之心,他的生死与虚凤华的任务息息相关,至少在任务结束之前,虚凤华不会。

    “江枫,你没事吧?”忽然,虚凤华的声音响起于江枫的耳边。

    这一次不是传音,是虚凤华在江枫耳边说话,温软的气息有如幽兰,让江枫一阵诧异。

    “你怎么了?”江枫皱眉。

    虚凤华那张冷酷到近乎没有表情的脸上,有着一抹异样的潮红,她的呼吸略微有些急躁,这不是正常的反应。

    “我……没事!”

    虚凤华倏然震醒过来,脸上的那抹潮红消失,但不知怎么回事,看都不敢再看江枫,错开两步,走在江枫的身后。

    终于,在走过这一段路之后,各人的影子出现了,一切归于正常。

    “江枫,你有点意思!”禹傲走了过来,对江枫说道,他像是专门为了说这句话才走过来,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开了。

    与此同时,江枫发现伏昂和祖洪都在看着自己,二者的眼神之中,有着某种深意。

    江枫看向虚凤华,发觉虚凤华像是怕了自己一样,远远的站在一旁,分明是有意要避开他。

    “刚才……”想了想,江枫问道。

    “我没问你问题!”江枫的话才刚说出口,虚凤华就是粗暴打断,大有恼羞成怒的趋势,随时都可能要翻脸。

    “哈哈——”

    禹傲强忍了一会,到底是没有忍住,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江枫,我看你可以考虑,与虚凤华结为道侣,看起来挺合适的。”

    “你是想死吗?”虚凤华盯向禹傲,快要暴走。

    “所以……”

    江枫明白过来,刚才虚凤华应该是被勾起了情思,那是少女怀春的表现,也就是说,在场域之中,虚凤华被影响了。

    “江枫,这只是一道小小的考验!”虚凤华冷着脸说道,算是解释。

    江枫颔首,颇为觉得有趣,如果不是刚才的那一幕的话,谁能想象,这个冷酷的女人,竟是会有着那样的一面?

    “任务正式开启了!”江枫在心中说道。

    既然是联合任务,想来每个家族都有设置考验,每种考验的设置不尽相同。虚凤华一不小心之下中招,才是露出那样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