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玩家凶猛 > 第三十章 妖魔
    所以说,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特事局外勤工作人员邢河愁,一脸木然地握着长戟,与同样呆滞的万里封刀看着李昂与女鬼相谈甚欢,一点大打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那女鬼名为柴翠翘,出身于官宦世家,书香门第,其祖父曾任工部左侍郎,其父现任兵部郎中,各个叔叔伯伯都有官职在身,柴家在陪都南京城里,也算是数得上号的权贵。

    可惜,柴翠翘的生母曾是秦淮河上有名的艺伎花魁,怀上身孕被赎买回柴家后只能伏低做小,遭大妇欺凌威压,忠于大妇的恶仆们也未曾给柴翠翘母女任何好脸色,想尽办法百般刁难,

    十几年来柴翠翘母女尝尽了人情冷暖,看惯了高门大户内的肮脏龌龊,柴翠翘虽然有心脱离这朱门富贵,却也无能为力。

    到了婚配嫁娶的年纪,经媒妁之言,柴家本着物尽其用的想法,把侧室所生的柴翠翘,许配给了南京城内一贾姓巨富盐商的家中次子,换了一大笔彩礼。

    柴翠翘本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过不了小说话本里诗情画意神仙眷侣的生活,那就相夫教子,老老实实做富家太太,

    谁料,那盐商家中的贾二公子竟然有短袖之癖,龙阳之好,只爱男风,成婚前玩得太疯,落下了不能人道的毛病,连成婚大喜之夜,贾二公子都是通过婚房密道,去书房与清秀书童睡在一起。

    三个月过去,内宅中的柴翠翘眼睁睁看着名义上的丈夫要么出去和“清流才子”鬼混,要么在内宅里与娇弱**颠鸾倒凤,平日里连句话也不说,连一面也不见。

    虽然盐商陈家将柴翠翘聘入门中,就是想搭上柴家这根线,柴家也需要有白手套为其赚取利益,双方只是各取所需,

    但是总得诞下一儿半女才能让利益更加稳固。

    家宅中的压力纷至沓来,柴翠翘的母亲也说了好几次,有苦说不出的柴翠翘偶尔听到闺蜜谈论孤寒寺求子灵验的传闻,记在心里,万般无奈之下某日竟带着侍女随从到孤寒寺礼佛去了。

    孤寒寺求子,需要女信徒在观音像前肚子跪拜一整晚,让侍女随从在寺外等候的柴翠翘正专心礼佛,却看见罗汉座下木板打开,钻出一群满脸淫笑的和尚。

    柴大小姐长于深闺内院,痴男怨女的小说话本看得太多,竟誓死抵抗,极为贞烈地一头撞在了柱子上,当场毙命。

    见了血慌了神的众群僧一不做二不休,取来刀刃,当着释迦摩尼佛像的面,把柴大小姐的尸体砍成了一截一截,埋在孤寒寺后山,对前来寻人的家属谎称柴翠翘从未拜访过孤寒寺。

    家属寻人不得,告上官府,踢到柴家铁板的僧人,被关入牢房享受了一番檀香刑。

    吃不住苦的僧人,在审讯时,当着县衙外父老乡亲的面,将孤寒寺内幕统统曝出,

    丑闻一传十十传百,县城以及南京城内,家中有妇女去过孤寒寺求子的人家,丈夫哈哈一笑写一封休书,妻子掩面逃回娘家,家中刚生出来的婴孩直接被按进铜盆、扔入井中淹死,稍大些的子女直接扫地出门,送入无儿无女的农户家中。

    不少曾经求子成功、捐款捐物的豪门大户哪能咽得下这口恶气,发动关系,托县官将孤寒寺所有僧人统统打入地牢,秋后处斩,而僧产佛田一律充公,再低价出售给本地豪强。

    柴家乃名门望族,贾家也是本地豪绅,为了不让家族蒙羞,竟然一口咬定柴翠翘没去过孤寒寺,在半路上就误入密林失踪了,连柴翠翘的遗骨尸骸都没去收敛,免得下到祖坟给祖先在天之灵不痛快。

    柴翠翘的母亲伤心过度一命呜呼,柴翠翘蒙受冤屈,遭家人抛弃,尸身不得安葬,怨恨憎怒气息郁结不散,天长日久修成了索命厉鬼,萦绕于孤寒寺上空。

    有些肆虐乡邻的青皮流氓混混,心怀不轨想去孤寒寺内打打秋风,搜刮些值钱的佛像金漆、佛门法器,统统被柴翠翘害了性命,切成一块一块洒在寺外林间。

    官府派人前来查看,也被作妖弄怪的地缚灵吓得不轻,仓惶撤出。

    长此以往,孤寒寺闹鬼的传闻越传越广,可止小儿夜啼,无论本地乡民还是过往行商,都不敢靠近寺院半步。

    而李昂等人,则是半年来唯一一批踏入此地的来客。

    李昂拱了拱手,极为诚恳地说道:“我们五个人虽然是剪径山贼,但也熟读八荣八耻、社恵主义核心价值观。

    柴姑娘贞烈不屈的英烈事迹,让我们感动,万分佩服,如果您有任何未竟遗志,只管吩咐就是。”

    “....”紧握着剑柄的万里封刀脸色变换,他刚才可是差点死在这个厉鬼手下,但是听李昂的口风,像是要和对方握手言和,和平相处的意思?

    他偷偷地给了邢河愁一个眼神,手指微不可查地指了指脚下的森然白骨,眼神交流的意味很明显,

    “我们都集齐了这鬼魂的骸骨,一把火直接烧了多好。不仅能解决这七天的后顾之忧,还能直接赚上一笔经验值奖励,省的夜长梦多。”

    邢河愁无声无息地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系统给出的任务是生存七天,原本是要让我们在厉鬼索命下,艰难苟活直至时限。也就是说,系统原本认为我们整支小队的力量,很难与这名厉鬼相抗衡。

    虽然刚才在大雄宝殿殿前,万里封刀斩了柴翠翘怨魂一剑,伤了她的肩膀,但现在看她的伤势已经全部恢复。

    不止是我们的底牌没有全部揭露,柴翠翘也隐藏了部分实力,只是受限于遗骨被我们找出,才不得不出面合作。

    如果谈不拢了直接火并,我们也许能获得胜利,但能活下多少人来,始终是个问题.....”

    打定主意之后,邢河愁回了万里封刀一个眼神,示意对方稍安勿躁,且看看李昂怎么掰扯。

    柴翠翘眼眸闪烁不定地看着众人,尤其在阴沉着脸的万里封刀身上打量了几下,才施施然对李昂施了一礼,轻声说道:“人鬼殊途,小女子不敢提出什么请求....”

    “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地狱空荡荡,魍魉遍世间。”

    李昂颇为豪迈地一挥大手,不顾男女避嫌、人鬼之别,直接握住了柴翠翘冰冷的手掌,“柴姑娘在我眼中,实乃女中豪杰,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假仁假义的伪君子,更像个活人。”

    “那....我就说了?”

    “但说无妨。”

    柴翠翘施了一记大礼,悲戚万分地说道:“孤寒寺的诸多淫僧虽已伏诛,但首恶未除,

    那孤寒寺主持道智大师,是妖魔化形假扮,他假死逃脱官府追捕,化僧为道,以王冠为名,仍逍遥于世!

    七天后,那恶僧将在孤寒寺宴请山中妖魔,请公子为小女子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