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发快三 > 美漫之纪元开启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丢了件东西
    不可能。

    这是托尼·斯塔克脑海中最先跳出的三个字。

    绝对不可能。他亲手摧毁了奥创的躯壳,清洗了那个人工智能全部的数据和备份,他很确信奥创的存在已经彻彻底底被从这个世界上清除了个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残渣剩下。

    他当然也没忘记检查自己的设备。复仇者大厦内部的系统、斯塔克私人的本地服务器,然后还有他的铠甲,包括那些一度被奥创操控、最后被打得报了废的铠甲残存下来的硬件......他确信自己想到了方方面面,检查过了数据世界里任何可能被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工智能用以藏身的角落。

    但如今事实就是如此——奥创活下来了。也许是之前程序的碎片,也可能是一份拷贝,但无论如何他都活了下来,甚至还是在托尼的眼皮子底下。这么长时间以来奥创居然一直藏身在他的铠甲里。他不知道奥创是怎么做到的——在此之前他甚至一直都以为这根本理论上就不可行。但他就是做到了,躲过了之前每一次常规的系统清洗,甚至骗过了贾维斯的眼睛。

    直到现在,奥创或许是找到了机会,他主动脱离了钢铁侠战衣,去向不知所踪。

    于是现在这就绕回了最初的问题。

    在阿斯嘉德这么个没网没讯号没任何现代科技产物的地方,奥创还能去哪儿?

    ......

    披戴灰色甲胄、头戴特制钢盔的阿斯嘉德战士走进大殿,步伐急促地来到了奥丁身前,屈膝跪了下来。

    他焦虑不安的神色就说明了事情的不对。

    “什么事?”奥丁问。

    “按照您的吩咐,我们清点了宝库内的藏物。大部分的东西都尚在原处,可是只有那么一件物品,它......不见了踪迹。”

    阿斯嘉德的宝库里保存了大量危险的物品,包括托尔从中庭带回来的“宇宙魔方”也在其列。奥丁知道洛基过去便曾因觊觎宇宙魔方而前往中庭(尽管那是因为和其他外星势力定下了契约),洛基清楚地知道魔方可怕的威力和其来历,那么很有可能他至今也仍惦记着这件神器。

    “是‘宇宙魔方’么?”

    出乎他的意料,那位战士摇了摇头。

    “不,魔方仍然留在原处。”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汇报说,“丢失的那件东西......是‘毁灭者’。”

    ***

    此刻,地球。

    克里飞梭像一只展翅的大鸟沿着返程的航线飞行,周围环绕的阴云就像一块块厚重的铅块。气息闷热潮湿,空气中仿佛凝结着水滴。

    完成任务的队伍坐在返程的机舱里,从阿莫拉手里缴获回的权杖平放在末端。旺达系着安全带坐在权杖边上,出神地望向窗外,神色看起来疲惫而凝重。

    任务应该来说是挺顺利圆满的才对。可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有些......不安。

    黛西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回去之后我什么都不想干。我要先洗个澡,然后睡上一整天。”

    “算我一个。”杰西卡·琼斯翘着大长腿坐在她对面,说,“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开三瓶啤酒。”

    “说真的,你该控制一下酒精摄入了。”黛西撇了下嘴,“也许会对你的情绪控制有不少好处。”

    “我觉得我控制得挺好。”杰西卡不咸不淡地说。

    旺达托着下巴坐在窗边,出神地望着窗外的阴云。

    她好像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影子从窗外有限的视野里一闪而过。

    旺达眨了下眼睛,外面仍是漆黑一团,放眼望去尽是无边无际的黑云,什么也看不到。

    是错觉么?

    同一秒钟,蜘蛛感应刺痛了格温的脖颈。

    “伙计们,”格温捂着脑袋,皱起眉,“好像有什么事不大对......”

    咚咚。就像实心的铁锤落在钢板上,有什么东西落在了飞梭的顶部,恰位于他们头顶。钢铁的脚步向着机尾移动,数秒后机舱的升降门便被一股无可抵抗的蛮力撕开,狂风从裂口中灌入,瞬间灌满了整个机舱。

    敌人毫无遮掩地出现在了他们眼前。那是个十分庞大的铁家伙,黑黢黢的看不清具体形象,但隐约能看出是一副铁壳子。它脑袋顶着机舱的天花板,随着它步伐的前进在天花板上犁出了一条电火花乱溅的裂痕。它的脑袋像个光焰模糊的灯笼,从本应是眼睛的部位透出灯火般的橙光。

    它同样没有掩饰意图——从进门开始,它的目光就锁定到了机舱内的权杖上。

    离它最近的杰西卡第一个解开安全带跳了起来,但很快便被对方一巴掌拍去了一边。快银倏地高速近身,离子短刀划破空气,切在这层漆黑的壳子上却毫无效果。那东西似乎略动了下胳膊,快银也跟着被拍飞,撞在了一排空座位上。

    埃迪·布洛克立即着装,变身毒液狂吼着扑来。那东西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单臂一长便抓住了扑至半空的毒液,向后一甩便将他迎着气流扔出机舱,带着一串狂野的怒吼坠了下去。

    黛西跳至船舱中央,双掌齐出地爆发震波,有如透明的水龙猛烈冲击这漆黑的外壳。但对方只身子略倾了一下,跟着便像浑然不觉地顶着震波走了上来,随手在她肩上一推便将她推得撞在了机舱一侧,撞得整个机舱近乎倾翻。

    旺达想阻挡他,奈何她之前连番爆发,如今好不容易松懈下来实在是已太过疲惫,发挥出的实力也不由打了折扣。那铁家伙一拳便隔着混沌魔法屏障将她震翻在地。但它也并未继续追击的意思,只伸手抓起权杖,接着便不管不顾地扭头走回了崩坏的舱门前,纵身一跃消失在了无际的黑云之中。

    引擎损毁,机舱破裂,剧变的气压仿佛要将每一丝空气都从舱内抽干。飞梭拖着条长长的黑烟轰鸣着下坠,就像一只折翼的鸟。

    旺达扶着座椅起身,一头红发在风中疯狂地舞动。她咬紧牙关,双臂交错,混沌魔法发动,魔力像一层绯红色的水波罩住了坠落的机身,在小女巫的努力下拼命将飞梭向上抬高。

    她不清楚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能不能做到,但她必须做到。她的尝试也确实凑效了。飞梭在减速,在重新恢复平衡。绯红的波动一路托举着飞梭减速下落,拖着一串浓密的黑烟,一路撞进一片森林,不知倒下了多少棵古木,终于在一阵宛如地雷的巨响和冲天的烟尘中坠地,停下了。

    迷途陌客说

    感谢书友古七弦打赏的500起点币,书友saynol、名人史家、皖水庶人、枫夜川打赏的100起点币,书友疯子的守望打赏的2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