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辽东之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强奸,抢劫,这是胜利者的权利!

    海盗们不管是正义的一方还是非正义的一方,他们的本质不会有任何改变。从失败者手里夺取钱财和女人,这在他们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哥!”李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匹高头大马,上面的鞍韂非常漂亮。尤其是马头上插着一根大红色的羽毛,很大很长不知道是什么鸟的毛。

    “哪找来的马?”

    “听说是这里的什么司令的,反正我也不知道是啥。他们有人还管他叫总督,红毛人的称呼总是这么怪。”李虎非常狗腿的给李枭拉好战马,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就跪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给李枭当上马石。

    骑在马上,信马由缰的在赤嵌城里面游走。“哒”“哒”的马蹄才在石板路上,不时有火花迸射出来。

    白种人建筑东西,就是喜欢用石头。不管是建筑还是道路,只要有机会用石头,他们绝对不会用其他东西。城墙也是这样,汉人的城墙喜欢用砖。他们的城墙却偏偏就是用石头,后世去西方旅游,古堡是很重要的旅行项目。

    赤嵌城里的荷兰侨民,全都龟缩在墙角。脸上涂满了碳灰的女人,穿着家里最破烂的衣服,紧紧的搂着孩子不撒手。孩子们看到李枭,惊恐的拼命把脑袋往老娘怀里钻。

    “人之初,性本善!”李枭低沉的吟诵着古老的启蒙教材。

    中国人天真的以为,人性是善良的。孩子们在没有受到世俗功利的影响,都是善良的。

    李枭觉得这样的思想很成问题,人性之中天然就有黑暗的一面。当人受到法律约束的时候,或许会控制一下身体里面的兽欲。

    可一旦没有法律的束缚,原始的本能就会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

    赤嵌城现在满目疮痍,侨民们一个个回不去洞的老鼠。女人们没有一个是衣衫完整的,有好几个年青一些的浑身赤裸。看到李枭一群人,手不知道究竟是捂上身还是下身。

    连衣服也被抢了?

    三天的抢劫让赤嵌城里的荷兰侨民变成了真正的赤贫,真正的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海盗们甚至连人嘴里的假牙都不放过,他们给了荷兰人两个选择。一是忍者巨大的疼痛把金牙弄出来,二是砍掉他们的脑袋,然后再把金牙弄出来。

    据说他们说两种方法的区别在于,一个拔牙的时候很疼,一个拔牙的时候不疼。

    没办法理解海盗们的恶趣味,李枭只能理解为这是无痛拔牙的鼻祖。

    如果不是李枭的吩咐,估计赤嵌城现在应该燃烧着大火才对。放火也是人的天性之一,李枭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玩火。被老娘拿着鸡毛掸子打得很惨,依旧不知悔改。

    李枭如果不说一声,那些木头房子一定会被海盗们点火烧着玩儿。

    “回去了,不要再玩儿了。”郑芝源一脚踹翻了一个在女人身上不断耸动屁股的家伙。回头看了看李枭,脸上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李枭带着郑芝源慢慢的走着,在他们的身后一个个海盗。或者背着财货,或者系着腰带,慢慢的从各个角落里面汇集过来。跟在自家带头大哥的身后,向城外走去。

    破城的杀戮结束了,可对于荷兰人来说苦难才真正的开始。因为,李枭打算在这里搞种植业。既然是搞种植业,那就需要廉价的人力。再也没有比战俘更加廉价的人力了!

    “尼古拉先生,尼古拉小姐。我知道你们的信仰教导人善良,可这些人对我的同族做了许多邪恶的事情。

    作为大汉民族的子孙,我觉得有义务帮那些死去的人讨回公道。所以,这些人会被当成奴隶。未来在庄园里面干活儿,出于人道的考虑。那些老人,和孩子,荷兰人可以黑人奴隶来换。如果他们不愿意换,我会让郑大当家帮我卖掉。”

    “这个没问题,相信荷兰人愿意用黑奴来换取他们的人。可……女人呢?”尼古拉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的问道。

    “女人?在他们看来,女人的属性是财产。既然我答应了郑当家,破城之后可以带走赤嵌城的所有财产。自然女人也是算的,如果荷兰人有钱也可以和他商量。这个我不管!”

    “可你达成了协议,和他们分钱。”尼古拉耶娃大声的抗议。

    “呃……!一般来说,我们管这叫……中介费。”

    “够了!尼古拉耶娃,李大人已经很仁慈了。你知道么,为了修筑这座城堡。荷兰人奴役了几万大明的劳工,这些人的死亡率非常高。就在那边,有一个巨大的平台靠着海边。

    听说那里最凶残的时候,每天会向下抛一百多具尸体。直到现在,那地方还经常有鲨鱼游曳。上帝是仁慈的,可上帝也不会宽恕这些罪人。”尼古拉和约翰审讯过哈尔西之后,对荷兰人的残暴有了新的认识。

    “可女人和孩子是无辜的!”尼古拉耶娃大声的争辩。

    “那大明的女人和孩子不是无辜的?我见过满满一箱子人手,那里就有许多女人和孩子的手。”李枭阴沉的脸能滴出水来。

    尼古拉耶娃低下了头,她也看到了那些手。刚刚和李枭争辩,完全是出于对女人的同情。

    李枭不说话,别人也不说话。大厅里面一片死寂!

    “福叔,能不能麻烦您老在这里主持三个月。回去之后,我就会派合适的人来这里接替您。”李枭把眼光投向了老陈福,作为坚定的民族主义者,老家伙一样很恨这些红毛鬼。

    “三个月?你小子不是想把老家伙丢在这里?”陈福眼珠乱转,很有些不信任的盯着李枭。

    “真的!您还不信我么?回头给您弄一些好东西!”李枭冲着陈福眨了眨眼睛。

    “说好了,就仨月你可不要日哄老夫。”陈福嘟囔了几句,算是认了下来。

    “我给你留两个连!”李枭这话一说,老陈福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

    “那就最好,手里没兵老子还真不放心。这里可有上千的红毛鬼!”

    共赢,这就是传说中的共赢。

    郑家的海盗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李枭得到了赤嵌城。唯一失落的或许就是哈尔西和其他几个荷兰高级军官,这位前要塞司令。现在被李枭关进最底层的船舱里面,闷热的船舱让他几乎窒息。

    汗水小溪一样顺着脸庞流淌,他很渴,却只能喝又苦又涩,还飘着油花的水。

    尼古拉和约翰都说,这些家伙应该绞死。可李枭不这么觉得,他觉得这些家伙要有更加残忍一些的死法。

    在海湾里面躲过了台风,李枭迫不及待的往辽东赶。

    船头上绑了一个大铁笼子,哈尔西和他的副手就在笼子里。他的副手已经死了,身上的肉少了很多。

    哈尔西光着上身,下身穿着亵裤。上身的皮肤被晒得虾一样红,好多地方已经开裂。整个人都有熟了的趋势,好几处伤口上肉眼都能看到蠕动的小生物。看着非常恶心!

    “哗!”一瓢海水浇在他身上,让他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

    海水流进伤口里面,蛰得他疼得几乎晕厥过去。这些天,每天都会来这么一遍。通常这么干的时候就意味着中午快要到了,太阳会迅速晒干海水。身上会留下一层盐碱,那个时候哈尔西感觉自己就是一条咸鱼。

    “我说过,你会为你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继续吃你的副手吧,到了晚上我会给你水喝。”李枭说完之后,转身就走。这王八蛋实在太臭了!

    艾虎生捂着鼻子翻译完了李枭的话,扭过头也跑了。哈尔西的副手都黑了,每当看到哈尔西吃那些黑色的腐肉,艾虎生的胃就会经历一次考验。

    “嗷!”“嗷!”嗓子已经疼得不会说话,哈尔西只能发出狼一样的吼叫。现在的表现,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一个人。

    “大哥,扔海里得了。太臭了,想上甲板吹吹风都不行。再说,这要是引起瘟疫就糟了。”李休实在是看不下去,他的驾驶台就对着那笼子。虽然距离很远,但还是能够闻到那浓烈的臭气。

    坚持了整整一天之后,李休也受不了。

    “那就扔海里吧,连笼子一起扔。让他海底,做他的总督吧。”这几天,该尝的苦头也让哈尔西尝过了。李枭觉得,应该给予他一些人道的待遇。

    “知道了!”李休立刻窜出去不见了。

    笼子落到了水里,哈尔西本能的抓住笼子。海水迅速没过了他的脑袋,哈尔西会游泳,而且还是游得很好那种。他双手奋力的抓着笼子,想把那些铁条掰开。同时嘴里大口的吞咽着海水,苦涩的海水灌进肚子里面。

    海水是喝不完的,他也不可能变成鱼。

    哈尔西知道,如果不掰开这些该死的铁条,自己就完蛋了。

    好几天没吃饭,哈尔西不认为自己能掰开那么粗的铁条。现在他只能期望,上帝赐给他奇迹。

    “咔!”奇迹出现了,一根铁条明显松动。

    哈尔西兴奋的用尽全身力气,再一次的拉扯。这一次,他居然把铁条拽了下来。肥硕的身躯不管那些,费力的顺着窄窄的缝隙往外面钻。

    这些年吃得太肥了,曾经的八块腹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块。头出去了,肚子却卡在了笼子里面。不管他怎么挣扎,可就是挣扎不出去。

    铁笼子带着哈尔西迅速下沉,哈尔西嘴里吐出最后一口泡泡。

    “再给老子一次机会,老子一定要减肥!”随着笼子下沉的哈尔西,从心底发出最不甘的呐喊。

    哈尔西被扔进海里,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水手们开始用水冲洗甲板,那些蠕动的小生物被冲进排水口,倾泻进了海里。

    兵留给了陈福,战船也留给了陈福。李枭只是把铜铸的大炮搬下来,安装到缴获的五桅大船上。

    凭良心说,荷兰人的战船是真心不错。五面巨大的船帆,可以将各个方向的风力变成足够的动力。

    战船劈波斩浪,航速比李枭那慢吞吞,货船改装的战舰快了不止一倍。如果再配上四十门铜铸大炮,这就是这年月的无敌战舰。

    也不知道回到皮岛的时候,渔老到底能造出多少门炮出来。

    九月初一,李枭回到了皮岛。

    还记得古龙有句非常经典的台词,九月是鹰飞的日子。

    真他娘的有鹰!

    好几只老鹰在皮岛上空盘旋,这让李枭非常不安。只有女真人喜欢驯养海东青,难道说鞑子又想打皮岛的主意?

    “呵呵!谁说只有女真人会训海东青,难道说我们蒙古人就不会渔猎?”满桂对李枭看轻他们蒙古人的行为非常不满。

    “你们训的?”这倒是让李枭非常兴奋,海东青这东西作为侦察兵是最好的存在。他们在天上,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切。

    李枭的军队,很需要这种提前的侦查和预判。必须要给步兵们留出时间,前膛枪这种东西的射速还是太慢了。远不如后膛枪械来得便利!

    军队还是得靠站成密集队形,来提高枪械的命中率和火力密度。

    也只有鼓捣出蒸汽机,才能有初步的精密加工。

    “当然是我们训的,都是从女真人手里弄过来的幼崽。我们蒙古人,自然有蒙古人训鹰的法子。这海东青训出来,可不比女真人的差。”满桂可不管李枭想什么,拍着胸脯在吹嘘。

    “你不是应该在长兴岛,训你的骑兵?”

    “老敖去了,训兵这事情老子干不来。再说,蒙古人天生就会骑马。你说的那个什么骑兵队形,其实没啥鸟用。我算是看出来了,老子的骑兵只有在敌军溃败的时候才能有仗打。

    你这又是大炮,又是火铳的。早晚,骑兵是混不下去的。我想着在这里好好跟渔老学学,不然只知道骑马砍人,这辈子恐怕都捞不着仗打喽。”

    我擦!世道变了,这家伙居然也知道主动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