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崛起最强战法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骑士
    “罗兰,看我。”

    爱丽丝招呼一声,紧接着砍出一击一字斩。

    凌厉的刀锋将两人粗的木桩斜向劈成两半。

    木桩断口处前端平整如镜,后面出现了坑洼还有毛刺。

    陈枫指点道:“力有余而意不足。”

    “你的精神力虽然够集中,但情感不够通透。”

    陈枫拔剑,挑起地上的半截木桩,转身,一字斩!

    只见剑光一闪,悬在半空的木桩直接一分为二。

    木桩没有被击飞,在哪被挑起的有掉在了哪,整个过程顺畅的令观望那个的人心旷神怡。

    “这才是心无杂念的一剑,不存在他想只有将木桩斩断一个念头。”

    “你刚才挥剑的时候还想了其他事吧?”

    爱丽丝怯怯的咬着嘴唇点了点。

    “啪!啪……啪!”

    掌声响起,剑术指导老师贝塔拍着手走了过来。

    其他学生停了跟着鼓掌,大家一起起哄。

    贝塔往后扫了一眼,在贝塔的目光中掌声断断续续直至终止,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

    “你教的不错,以后我的课就交给你了。”

    陈枫行礼致歉道:“抱歉,我无意僭越,只是随便的说了下自己对这一招的看法。”

    贝塔笑道:“我没责怪你的意思,学无长幼,你领悟的很不错,表达能力比我强,辅导他们绰绰有余。”

    “这样,我教你十字斩,你指点他们一字斩,如何?”

    陈枫行礼致谢。

    就在这时,一声木头坠地的声音响起。

    陈枫面前的几个人用见到鬼的表情看着陈枫的身后。

    陈枫转头一看,布鲁特持剑站在一个木桩前,木桩斜向下被斩断,端口比爱丽丝砍出来的还要平整。

    布鲁特领悟一字斩了!

    布鲁特本人也似乎如梦方醒,呆呆的看着坠落在地的半截木桩,喃喃自语道:“这是……我做的?”

    刚才他看到罗兰少爷向木桩砍了一剑,有感而发下意识的向就近的一根木桩砍了下去,没想到就成了!

    “罗兰少爷……”

    布鲁特抬头,见众人都在看着他,心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连忙把剑收回,道歉道:“抱歉,我不该私自使用木桩的。”

    见习骑士可以旁观学习不可占用骑士的资源,这是校规。

    毕竟只是旁观就是极大的恩赏,影响骑士们训练那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当然,想要练习的话可以私下练习,课下没人会管。

    陈枫笑道:“无妨,作为你服侍得骑士我赦免你了。”

    “恭喜你,终于领悟一字斩。”

    “这下你应该能如愿晋升成骑士了。”

    贝塔笑道:“布鲁特,这个名字我听过,你就是那个被卡特压了五年的那个人?”

    布鲁特向贝塔行礼,应道:“是我。”

    贝塔捡起落在地上的木桩仔细观察,赞赏道:“不错,你这也算厚积薄发了。”

    “好了,罗兰他赦免了你,私用骑士教具的事就算了。”

    “你再领几个木桩练练,我希望在下次晋升仪式上能看到你。”

    布鲁特行礼致谢。

    爱丽丝小声在陈枫身边耳语道:“看来你又要重新选侍从了。”

    陈枫:“你有人选么?没有的话我就从家里叫人了。”

    爱丽丝连忙道:“别啊,能够成为侍从对于见习骑士而言是难得的机会,等布鲁特正式晋升骑士后我就带你去找新的侍从。”

    布鲁特听到了这句话连忙走了过来。

    “我就算晋升为骑士也还是罗兰少爷的侍从。”

    爱丽丝眼珠在两人的脸上看了看,不确定道:“这不合乎规矩吧?”

    “只有青铜十字骑士才能接受骑士的拥戴。”

    “同级……”

    布鲁特:“青铜骑士罢了,罗兰少爷想……”

    “咳咳!”

    陈枫清了清嗓子,打断了布鲁特的话,“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离青铜十字骑士还远。”

    “刚学会一字斩站在这做什么,还不去练习,贝塔老师不是准许你用木桩了吗?”

    布鲁特连忙行礼道:“是!”

    然后远远的跑开了。

    安宁的校园生活转眼间过了大半个月。

    这段时间陈枫把能打探到的情报都打探了一个遍。

    包括女王的流言,帝国武装的分属,以及女王和教皇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些消息大多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并不能当真。

    10月1日,陈枫收到紫罗兰领主的来信,质问他不继承爵位的事是否属实。

    陈枫押着信一直没回。

    这信一回老爷子没准直接杀过来当面质问他。

    10月10日,布鲁特晋升骑士考核。

    陈枫、爱丽丝、以及整个班级的人都前去观礼。

    裁判长:“第二十战,布鲁特胜!还有人继续挑战么?”

    布鲁特傲然的站在决斗场上,地上趴着昔日百般刁难他的同学。

    这一刻,布鲁特感觉格外的扬眉吐气。

    “我说过我一定会成为骑士,你们阻止不了我的。”

    躺在地上的人痛苦的哼哼着,手臂被震击脱臼的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那种疼比抽筋更加的难受,外加各种酸麻肿胀,轻轻一动都会忍不住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卡特学长……”

    “……学长他说你没有资格成为骑士,你就没有资格。”

    布鲁特眼角微眯,目光变得冰冷危险。

    抬着担架的人到台上抬人,那人突然开口道:“等一下,先别碰我,我还有一句话。”

    额头的汗珠已经成流,地上的人忍着痛抬起头,嘲讽道:“你的愚蠢就是提前暴露了你学会一字斩,你以为卡特学长没有准备?”

    布鲁特眼睛一瞪就要上前,一旁的医师用身体挡住布鲁特的视线,“你已经赢了,请不要对已经倒下的同学出手。”

    被搬到担架上的人一边嘶哈的痛呼,一边狂声嘲讽道:“不可能的!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骑士!”

    伤员被抬到台下。

    新的挑战者走上台。

    看台上,爱丽丝紧紧握着拳头,愤愤不平道:“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陈枫:“骑士,有能力击败所有质疑自己的人才能成为骑士。”

    “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五年前他做了什么。”

    爱丽丝摇头:“我不清楚。”

    “罗兰,还有一个规则,如果有骑士愿意站出来担保,代替布鲁特迎战,那赢了的话布鲁特还是能成为骑士的。”

    陈枫:“先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