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洪荒之搏天命 > 第三百零五章:青莲已逝风云起
    绷带一端缠绕着李青莲的尸身,另一端却连在那图刻之中枯萎的青色莲花之上。

    没人知道这一幕到底意味着什么,到底有何含义,然而不变的是,李青莲的尸身便是被绷带所缠绕,依旧毫无生机,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只是停止了崩溃而已,在他躺进石棺分那一刻起,时间就好似在他身上停止了流动,任岁月蹉跎,亦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

    众人依旧沉浸于悲伤之中,然而叶忘语依旧深深的望着那石棺,眸中的不解越来越深,到了他这种境界,三千道界之中看不透的已然很少了,这黑石棺便算得上一个。

    黑鸦双眸深处则是亮着点点精光,可却被深深的掩埋起来……

    李青莲终究还是死了,躺在了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之中……

    李青莲一死,黑鸦再也不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了,李青莲死了,许多事都无法亲自操手,他交给黑鸦的任务很重……

    “步云狂……去准备后事吧……”黑鸦叹道,步云狂也是长叹一声,下去安排了。

    李青莲一手打开了造化道教鼎盛的局面,为三千年来造化道教第一中兴之主,他的死怎能马革裹尸一般?

    生前其风光无限,便是死后,这葬礼也不能差了……

    要是放在平常,李青莲的死自然是要极力掩盖的,而如今不同,玉柱已倒,可栋梁仍在!有叶忘语在,这天还不至于塌了!

    众人都是默默的守着石棺,望着安静躺在其中的李青莲,就好似睡着了一般,想要将他的面容深深的刻印在脑海之中。

    他曾是一段传奇……

    黑鸦立在石棺沿上,回首望着被黑色火球笼罩的竹屋,摇头道:“大哥,莫要怪我,我不想让嫂子恨我一辈子……”

    翅膀挥动之间散去火球,黑鸦轻声喃喃道:“嫂子……再见大哥最后一面吧……”

    千泷于床上悠悠转醒,黑鸦的话直入脑海,听闻的一瞬间,千泷便痛的无法呼吸,两行温热的泪水自眼角滑落。

    瞬间冲出房门,入目便见李青莲浑身是血的躺在尸棺之中一动不动,气息全无……

    千泷犹如失了魂一般,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李青莲,踉跄着身子走到了石棺之前,无力的瘫坐在地,她苦苦等待的人儿,为其撑死一片天的依靠,如今死了……就这么躺在自己的面前,再也不会与自己说话了!

    望着棺中的他,千泷俏脸煞白,豆大的泪珠不住的砸落在李青莲那毫无血色的面庞之上……

    “你不是说会活着回来吗……可……可为什么会这样……定是你在骗我,起来啊,起来说话啊……”

    千泷颤抖着声音哭道,素手抓着李青莲的肩膀轻轻摇晃,可却是得不到回应……

    “呜……呜呜……你骗我!骗我……”千泷哽咽的说不出话,泪水模糊了世界,可这一切,李青莲都听不到了。

    众人望着眼前的一幕,似乎不忍直视一般自古以来,生离死别便是最让人心痛的,为何李青莲临死也不愿意再见千泷一眼?

    只是因为那样会让他痛的无法呼吸,他是自私的,将无尽的苦痛与思念留给了千泷独自一人承受。

    有人曾说,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活下来的人依旧要独自一人继续前行……

    有时,活着也是一种痛苦。

    千泷的情绪已然失控,她接受不了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世界,然后又突然消失的他,整个人哭的梨花带雨,抽泣的无法呼吸。

    千山暮走上前去默默的拍了拍千泷的肩膀,将其搂在怀中,可怜她这女儿……

    整个神秀峰一片缟素,全宗上下尽皆麻衣披身,悼念李青莲的死,悼念传奇的消逝!

    几日过去,李青莲的死也犹如风暴一般席卷了整个都广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个盖压都广年轻一辈的战神倒下了,无数人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好似将一座神山自胸口上移开一般轻松!

    李青莲的潜力,就好似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柄刀,一座山,让他们压力倍增,无法呼吸,因为一旦崛起,这都广,便姓李了。

    三日后,赤望之丘的消息才传出来!

    李青莲以一人之躯,独战血云教,悲歌高诵斩罪孽,业火焚退阴世鬼,化魔持剑屠众雄!

    便是如今依旧能在血海海面之上看到漂浮着的无数无头尸体,冤魂哀嚎!

    最为可怕的是,他竟然以一人之力,爆掉了阎川的丹田!也就意味着正面杠过了一元神巅峰!

    没人知道阎川到最后下场到底如何,面对一群屠夫,没了修为的阎川谈何威严?下场可想而知。

    然而李青莲却仅仅只有道藏一重血冲霄啊!他所做的这一切,便是元神境的大能也不一定能做到。

    这一战举世震惊!便是强战阎川后,拖着重伤之躯,依旧是逃过了血云教的围杀,辗转千万里回到神秀峰,也死在了神秀峰!

    无数人为之惋惜,这一战如果李青莲挺过来,那么他的声威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极致,便是带着造化道教一举拿下赤望之丘也不是没可能。

    然而他却死了,没能挺住,可这却不妨碍其声势大起,虽身死,可他之名,依旧深深的刻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他崛起犹如骄阳一般,盖压万世,可也犹如彗星一般陨落……

    李青莲一死,造化道教将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没人再能驱动乾坤鼎,如今的乾坤鼎对于众人来说,就是一结实点儿的铁疙瘩罢了!

    对于各大势力高手再无威胁!整个都广界风起云涌,不少大能都是蠢蠢欲动,造化道教没了李青莲,便真的犹如案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

    蛋糕谁都想咬上一口!

    在接到李青莲的死讯之时,无数势力便已然悄然潜入昆吾之丘!其中不乏其他各大势力的队伍,龙蛇混杂,造化道教也没闲工夫管!

    如此便开始煽动新入昆吾之丘的大大小小额的宗族势力!想要群起而攻之……

    毕竟造化道教一旦倒下,整个昆吾之丘必然燃起战火,到时进入群雄逐鹿的一种状态,群雄逐鹿,谁在高处,谁便是昆吾的新主人!

    其中诱惑不可谓不大,引起战争的最根本的原因,便是利益,一切皆因一字,便是利!有利可图,便有战争存在。

    当夜,整个昆吾陷入一片混乱,于整丘之中燃烧起的战火映亮了夜空!喊杀声震天!

    已经有一些不安分的势力联合外来势力争夺地盘,天材地宝之流,整个昆吾之丘好似一夜间成为了一个不法之地……

    李青莲的死,便是导火索,点燃了整个都广的战火,而中心正是昆吾之丘!

    他还活着之时,各丘各大势力互不干扰,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发展,和平的紧,好似夺灵战所带来的冲击已然过去了一般。

    谁知,李青莲一死,这冲击竟然再起,比之前更加的猛烈,犹如星火燎原一般。

    可想而知,当年李青莲一人究竟压下了多少!因为他的分量足够重!

    这一切,造化道教都没去管,步云狂也全然撒手,一副放任为之的样子,好似已经心灰意冷了般。

    如今造化道教正在筹备李青莲葬礼一事,生前辉煌,死后也要风光!

    只见此刻造化道教所有修士,尽皆立于石崖之下,麻衣加身,放眼望去,好似白色的海洋一般。

    为首一人正是步云狂,其身后,十多位夺魂长老一排开,血霁整齐的立在虚空之上,天衍百人隐匿于虚空之中,一脸的肃穆!

    他们已经在此站了七日,为其守灵,千泷也是趴在棺材边,漆黑的眸子通红,她已然盯了他七日,泪水滴落于胸前,化为点点水渍散开。

    她不知该说什么,李青莲的一举一动,甚至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于其脑海之中回放。

    黑鸦望着千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唉……合棺吧……”

    厚重的棺盖逐渐合上,九根尸钉死死的钉在上面,将石棺封的死死的,不露一丝缝隙。

    就在这时,石崖之下,无尽人海之中却是气势陡起,连成一片化为一道粗达数十万里的仙光,直冲青冥,整个神秀峰都在震动,这仙光太过于厚重,以至于整个都广界都清晰可见!

    步云狂朗声道:“送青莲!”

    身后修士齐声喝道:“愿汝身长安!”

    成千上万的修士齐声大吼,好似要将心中的悲伤尽数发泄出来一般,其声震世,犹如道音长存,回荡虚空,余音绕梁三日,经久不散!

    黑鸦翅膀一挥,化身十万里黑鸟遮天,巨爪死死的扣着石棺,翅膀煽动之间,掀起无尽狂风,便是如此,也是煽动了数十下才堪堪飞起来,可见这石棺到底有多重!

    其身遮天蔽日,千泷望着那升起的石棺,俏脸惨白,伸手朝着虚空抓着什么,好似要将什么东西握在手中一般,可终究是什么也没抓到。

    泪水滑落,却是带着一抹凄美的笑颜道:“恨不相逢君已故,还君明珠情似锦!青莲,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