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洪荒之搏天命 > 第二百三十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想到这儿,心里就没由来的憋闷,望着那画面中凶悍无比的星辰祖龙,嘴角勾起一丝狰狞的弧度道:“为你准备的这份大礼还算不错吧!这局你即便再强,也破不开……”

    显然,灵珠子也看出了李青莲的入不敷出,现在还远远未到拼命的时候,你凶!你猛!可你还能撑多久?

    一场大战,却是牵动了所有人的目光,只因其中的主角乃是李青莲!

    ……

    天外天一处鸟语花香之所,青山耸立,山林中有猿啼鸟鸣,山下乃是一碧波荡漾的大湖,湖水碧绿无比,其中有鱼儿游动,波光粼粼,煞是美丽。看小说就上笔趣里biquli.com

    湖心有一岛屿,岛上有一石亭,好似人间仙境,可一眼望去,却有种孤寂之感……

    亭中,千泷孤身一人坐在石凳之上,娇柔的身体倚着石柱,便是周边风景秀美,可依旧不能吸引她的心神。

    素手中灵力流转,化生为一朵徐徐旋转的青莲,散发着点点灵光,千泷就这么盯着手中青莲,久久不语。

    青色的莲影倒映在好似装有星辰大海的美眸之中,其中尽是数不清的思念……

    “砰!”

    素手中的青莲轰然破碎,那是被虚空硬生生的挤碎,千泷俏脸一沉,眸中泛起深深的恼意。

    只见少一的身子陡然出现在石亭之中,脊梁挺拔,望着眸中蕴着一丝恼火的千泷,气怒道:“整天看个没完,你看了三年,能看出什么!”

    少一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话语声将青山中的飞鸟惊起,千泷也是俏脸微白。

    天外天一片荒芜,哪里来的什么青山绿水?这是属于少一的道满世界,如今正在诛仙剑阵当中!

    千泷足足被关在其中三年了,就犹如被困在笼中的金丝雀,虽然向往外界的美好,可却只能在笼中思念,三年来,她未踏出过这石亭一步。

    整日除了修炼,便是望着手中凝结的青莲,早已将少一的耐性一点一点的消磨掉,这已经是他不知道多少次毁灭千泷手中的青莲了。

    千泷并不做答,只是目光执拗的望着少一。

    少一咬牙,随即脸上泛起一抹苦笑道:“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么?原本我以为朝夕相处,让你更了解我,便能将你的目光从他身上抢过来……”

    “现在你虽然在看着我,可心却依旧不在我的身上……“

    少一心中也苦,他只是想要单纯的获得千泷的芳心而已,单纯的想要证明自己,三年来,他尝试了无数次,可就如同做无用功一般,千泷的目光,千泷的心从来就不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儿,少一一脸的阴沉道:“他到底有什么好?我哪一点比不过了?让你如此倾心于他!”

    少一不明白,千泷对李青莲到底有着怎样深沉的思念,三年来没有减少丝毫,反而愈发厚重……

    千泷摇头,轻声道:“你本质不坏,不是比不过青莲……”

    “我也不知为何,初见他时,他只有三岁,我教会他修行的一切……”

    “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舍命为我换来生之一字,凌道城送我发簪,山海大比为我赢来天衍果,虚空之中舍身救我,自己跌落虚无之中,教我神通,带我赏花观星……”

    “我们之间经历了太多太多……虽然聚少离多,可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深刻!”

    “我欠他两条命!他信我……不知何时,我的眼中便只有他了,装不下任何人了。”

    千泷轻声的诉说着,好似喃喃自语,又好似在告诉少一自己的决心,。

    千泷很清楚自己的心意,是的,自己喜欢李青莲,不知从何时开始,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自其跌落虚空之后,日日夜夜的等待,再见他之时,已然孩童之龄,如今三年过去,那种丝丝缕缕的爱更是化为洪流,她从未有一刻,是如此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这话,也就当着外人的面说说,当着李青莲的面千泷是绝对说不出来的,想想都羞的要死,更别提说出来了!

    少一听闻,双拳紧握,就好似心中有什么被人抢走了一般,那种感觉撕心裂肺,一直以来的努力好似化作泡影一般。

    我终究还是得不到你的心吗?想到这儿,脑海中李青莲的身影无限放大,额头上暴起根根青筋,冷道:“你不是想要看吗?今日便让你看个够!”

    少一大手一挥,留影珠凌立虚空,画面展现而出,正是大战之中的场景。

    只见李青莲身化的星辰巨龙正在与血神力士厮杀不休,道法倾盆而下,每一击都能将山川崩碎,那无与伦比的力量感甚至透过画面都能清晰的感应到。

    大地早已破碎不堪,其上跌落些一块块血肉,那是被血神力士从龙身上硬生生撕裂下来的。

    李青莲所化巨龙早已伤痕累累,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白骨嶙峋,鲜血犹如瀑布一般飞洒,可依旧死战不退。

    场中战斗早已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李青莲也开始拼命了,从头到尾,那恐怖的攻势未曾减弱丝毫,反而愈发狂猛。

    龙口大张,龙牙锋锐,于血神法身之上撕下一大块血肉,化为点点血光消逝,就如同最为原始的厮杀,透露出一股狠劲儿,一股疯狂!

    千泷望着那死战不退的星辰雷龙,早已泪眼婆娑,素手捂嘴,哽咽个不停,虽然在那巨龙之上,找不到李青莲丝毫的影子,可望着龙眸,那是千泷再也熟悉不过的目光。

    她知道,那是李青莲,是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存在,如今却是早已伤痕累累,龙眸之中蕴含着的,乃是深深的疲惫以及痛楚,还有将一切淹没的疯狂。

    血神每从龙身之上撕裂一块血肉,就如同在千泷心上撕下来的一般,痛彻心扉。

    她几乎没怎么见过李青莲出手,每次出手也是速战速决,回到神秀峰,为其讲述血海一战时,战斗之事,也是一句带过。

    可千泷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被李青莲说的很随意,一句带过的战斗,是如此的惨烈,如此的疯狂!

    如今便已经如此,那当年血海一战,李青莲一个人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从来都是与自己分享喜悦,掩藏痛楚……

    想到这儿,千泷的心早已疼的喘不过气,哭道:“走啊!你走啊!为何还要再战!走啊……”

    她能感觉到李青莲的力不从心,以一人之躯,面对两大教的围攻,原本便已经晚进入天外天,错过了收集灵道之气的最佳时机,可为何还要再战!

    少一冷笑道:“为何还要战?因为你在这儿!因为他没胆子对我出手,只能先从别的地方夺来灵道之气!”

    他对人心的把握已经达到了极致,李青莲的所作所为在他眼中都是有迹可循的,既然千泷如此挂念李青莲,那么按李青莲之前对千泷的态度。

    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千泷被自己抓走,一旦他真的进入天外天,自然要出手!

    千泷的娇躯无力的从石凳上滑落在地,晶莹的泪水滴落,打湿了长裙,伸出素手想要触摸那死战的巨龙。

    心中犹如撕裂一般的剧痛,恨声道:“又是因为我,又是我……我怎么这么不争气!”

    秀拳紧握,锋锐的指甲甚至插进掌心的软肉都不自觉……

    她恨自己无能,她愧疚,不知多少次,李青莲为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受伤,一次又一次的相救,欠下了太多太多!

    要是没有自己,李青莲不会这么苦,这么累,这么难,想到这儿,千泷心中痛的无法呼吸,愈发怨恨自己的无能……

    我究竟何时才能站在你的身旁,而不是你的身后……

    少一望着如此的千泷,心中竟然升起一丝莫名的快感,冷笑道:“他如今被两教围攻,我也正在赶去的路上!”

    “到时三方尽围,我看李青莲如何应对!我倒是要看看,他到时是要你,还是要命!”

    他如此做,便是想要让千泷彻底死心,如此境况,李青莲会如何做?设身处地的想,少一绝对不会舍了自己的命!自然日后徐徐图之。

    如此一来,千泷死心,自己败掉李青莲,比他强,自然就有了可乘之机!

    千泷贝齿紧咬,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她不用看也知道李青莲的选择,他怎么选千泷闭着眼睛都知道。

    “傻子!你怎么那么傻……怎么就不走……我到底有什么好……”

    画面仍然在继续,而石亭之中早已没了少一的身影,诛仙剑阵之内,少一负手张望,丹田之中那一缕一元之气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昂然战意一般,蠢蠢欲动!

    “我给你时间,你到底有多强,我定要好好见识一番!”

    便是见识了一人生扛两教的李青莲,少一依旧有着超然的自信,他乃少年至尊,生来未尝一败,对谁都是如此!

    此刻,场中死战的李青莲眼中的世界甚至已经模糊了起来,可目光中却有着一道身影,从开始到现在,便一直没离开过,那是他破局的契机。

    如今,契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