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洪荒之搏天命 > 第一百一十章:天衍未来身入棺
    毕竟李青莲可是对天衍草很感兴趣的,听闻蔷薇说,那可是自时间长河中跌落出的草种!

    自然是稀奇至极,倒是想要见识见识那天衍之力,如果是真的,那么对他的帮助不可谓不大……

    被李青莲恶狠狠的看着,黑鸦也不禁打颤道:“吃倒是没吃……主要是咬不动……”

    揉了揉肿的不行的鸟嘴,黑鸦一脸的无奈,那天衍草也不知什么来历,咬上一口竟然将自己的鸟嘴硌的发肿!

    自己这幅身子什么筋骨它心中可是有数的!那天衍草的叶子着实太硬了……

    李青莲满头黑线,感情黑鸦这货还真动嘴了?

    望着黑鸦恋恋不舍的自怀中掏出的黄金池,那扑面而来的灵潮将地皮冲的都是飞起,飞沙走石,好不骇人,小世界中的灵气浓度都是提升不少……

    接过黄金池,望着其中翠绿欲滴的天衍草,李青莲眸中尽是凝重,传说可能是真的!

    他在天衍草之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时间之力,超脱于天地之外,不在五行之中,那朦胧的力量笼罩着整颗天衍草,好似远在天边,其中隔着无尽时间长河。

    但却是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好东西……”李青莲笑着喃喃道,言罢也不管一旁追着灵草宝药满地跑的黑鸦,转身便走入了大殿后堂。

    外边虎视眈眈的周问鼎他可是完全不放在心上,有管老这个智囊在,再加上蔷薇这尊大高手镇场,还真能动手不成?

    后堂中,将天衍草置于身前,翠绿欲滴的光芒将整个后堂映的碧绿,忍不住伸手触碰。

    手掌刚刚进入那时光之力的笼罩范围,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其手掌竟然极速变的衰老!

    一个呼吸间便已经变的犹如鸡爪一般苍老,皮肤毫无弹性,可却又瞬间变的稚嫩无比,好似婴孩小手般小巧精致……

    时光之力流转间,沧海桑田,生老病死的一幕幕闪现其眸光之中,可李青莲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一切尽皆为时光之力所形成的幻象而已,他的手依旧是如同刚伸进去时的模样,只不过在时光之力的笼罩下,看到了的若干年后与若干年前的景象而已……

    “还真有些门道!“李青莲喃喃道,毕竟时间大道,乃是最为琢磨不透的存在,除却大道,一切尽在其笼罩之下,无所不在。

    任何事物都逃不过时间!

    摸着鲜嫩欲滴的天衍草叶,入手微凉,柔滑至极,有种摸在暖玉上的感觉……

    可他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手中触摸的天衍草好似不是如今的天衍草,而是不知多久之前的天衍草。

    感觉奇怪的很,一旦涉及到时间大道,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难以掌控……

    “衍化未来,我倒要看看我李青莲的未来如何……”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微笑,神识猛然间吐出,朝着那天衍草笼罩而去。

    瞬间,好似感受到了李青莲的神识触碰,天衍草中竟衍生出一抹莫名之力,瞬间笼罩了他的身子……

    身体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被引动了一般,无数条透明的丝线缠绕着李青莲的命魂,自虚空中延伸出不知多远!

    细线晶莹,有的粗大至极,可有的却细如蚕丝,其中吐露出的气息让李青莲心中一惊:“因果丝!”

    那一根根晶莹的细线正是因果丝,那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因果轮回,便是仙也摸不清,看不到。

    此刻在天衍草的影响下,李青莲一身因果丝尽现……

    一股浓郁的因果之力自根根丝线中反馈而回,一时间笼罩天衍草的时光之力爆棚,冲的整个后堂都是颤抖不休,时光之力喷涌间,好似打开了时间长河的缺口般。

    只见整个大殿后堂中瞬间便好似过了千百万年一般,灰尘遍布,墙体脱皮,随即轰然崩塌……

    而李青莲则是眼中一花,周边的世界轰然破碎,化为一片虚无!

    下一刻,他眼中所见让其心脏骤缩。

    一片无边古林中,黑云遮月,古木参天,此刻却是响彻无尽悲嚎之声。

    古林中心,无尽血光冲霄,无数修士好似蚂蚁一般蜂拥而上,喊杀声震天,道法倾绝间将大地破坏的满目疮痍!

    那熟悉的血色衣袍,正是血云众修!

    “锵!”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剑鸣之声,一道凛冽剑光足足千丈之巨,犹如山岭一般冲天而起,虚空破碎,将无数修士斩为肉泥……

    一剑斩下,不下百人死于非命!

    场中那一抹清冷的白色是如此的显眼。

    只见场中有一年轻男子,一身黑袍,二十出头的年纪,神色冷峻,面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此刻却是嘴唇紧珉,眉宇中尽是悲意……

    身材无比欣长,宽肩阔背,手持一断剑,淡淡的望向场中众修!其脚下已经踏着一座足足几十丈高的尸山,鲜血长流!

    但凭一人,便杀的上千修士望而却步,可其身却是带着无比沉重的暮气,好似迟暮之人……

    黑袍已经被鲜血染的红亮,脊梁骨上竟插着九颗足足三寸长的黑钉,恶臭的黑血长流!

    “今日,都别拦我,否则别怪我不讲昔日情面……”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自那男子口中传出,响彻全场,可其中却不带一丝一毫的杀意,而是充满了悲凉萧瑟!

    李青莲怔怔的望着这一幕,张了张口,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场中那持剑男子是那么的熟悉,一头白发飘舞,好似刀削一般的脸颊上,那一道飘血泪痕却是如此显眼!

    不是李青莲还会有谁?

    却是不知多少年后的他了,画面中的他已经长大成人,可其如今只有七岁……

    当李青莲想要望个明白时,眼前的画面却轰然间破碎,换为下一幅画面!

    ……

    造化道教此刻却是一片缟素,青竹莲海,那熟悉的石崖之下,站着无数修士,没一人说话,就连呼吸声都是低到了极限!

    为首一人,正是步云狂,其身后十多位的夺魂一字排开,一脸肃穆的望着石崖之上……

    只见此刻石崖之上却是有一黑石棺,石棺朴素,方方正正,其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无数道纹,散发着恒古不动之意!

    其之重,压的虚空都是崩裂,此刻棺沿之上,却是立着黑鸦,同样一句话也不说的深深凝实着棺中。

    只见棺中躺有一人,正是一头白发的李青莲,此刻面上却是毫无人色,苍白的吓人,那是尸体的颜色!

    周身都是被厚重的绷带缠绕,绷带之上闪烁着无尽仙纹,丝丝鲜血透过绷带渗了出来,在其身下汇聚成一小滩……

    要不是绷带包裹,估计此刻他的身子早就已经不成人形了,周身毫无生命气息,丹田沉寂,生命之火熄灭,心脏碎裂,血液僵滞,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青莲望着这一幕却是愣住了,随即双眸通红,其中尽是血丝,望着躺在棺中的自己,却是从头凉到脚……

    怎么可能!自己还未走出都广界,还未征伐三千道界,还未……搏天,怎能倒下,怎会倒下,怎能死去!

    可眼前的一切却是太真实了,真实的不能再真实!

    千泷此刻却是一身白裙,便是白裙也是尽染鲜血,趴在棺边,俏脸煞白,豆大的泪珠不住的砸落在李青莲那毫无血色的面庞之上……

    “你不是说会活着回来吗……可……可为什么会这样……定是你在骗我,起来啊,起来说话啊……”

    千泷颤抖着声音哭道,素手抓着李青莲的肩膀轻轻摇晃,可却是得不到回应……

    “呜……呜呜……你骗我!骗我……”千泷哽咽的说不出话,泪水模糊了世界,可这一切,李青莲都听不到了。

    “唉……合棺吧!”

    厚重的棺盖重重盖上,也不顾哭喊的千泷,黑鸦身子瞬间一化,其身之大,犹如垂天之云,不知几千里也!

    利爪死死的扣住石棺,翅膀扇动间狂风大起,将青竹林吹的都是晃动不休,好似雷鹏般冲天而起,抓着石棺便不见了踪影。

    原地独剩千泷一人怔怔的坐在那里,空手虚抓,好似想要抓到什么一般,可手中却是一片虚无……

    画面轰然破碎,再次一转!

    这是一片寸草不生之地,天空之中阴云密布,空中弥漫着灰色的雾霾,望之不清,便是神阳也穿不透厚重的阴云……

    而另一边却是一副青山绿水之所,青葱苍翠,飞鸟清鸣,水流叮咚,一副山水画卷,却是与那寸草不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青山下,有一竹屋,刚下过雨,山间弥漫着厚重的清雾,晶莹的雨水自房顶流下,哗啦作响……

    竹屋门口,却是站着一老态龙钟的婆婆,身影佝偻,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透过山间,浑浊的双眼透过山隙眺望那片寸草不生之地。

    竹屋前,栽满了莲花,青色的花苞之上沾满了晨露,清风拂过,摇曳生姿,一副含苞待放的样子。

    那老婆婆手腕上系着的一颗银铃,以及花白的发间插着的一根兰花簪却是如此的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