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洪荒之搏天命 > 第十九章:褪去假我塑真我
    千泷听闻,芳心不由得一颤,李青莲办事,有他自己的一套准则,特立独行,有些事,不需要知道细节……

    当那年轻修士欺负千泷的那一刻起,在李青莲眼中就是错了,结局自然也就注定了,需要做些无谓的事吗?

    在别人看来,李青莲似乎有些蛮不讲理,可以他对千泷的了解,她不会无端生事,更何况即便是千泷错了又如何?

    这世界,实力为尊!拳头大便是正义,便是道理……

    望着拉着自己走的那道小小的身影,千泷芳心中说不出的暖意扩散,眼角的一丝晶莹也消失不见,破涕而笑。

    而一旁的穆行秋嘴角则是抽搐不已,李青莲解决事情的方式还真是……直接!

    凌道城外,李青莲三人驻足于大荒之前,身前便是那无尽青翠以及绵延起伏的苍劲山脉。

    李青莲眺望远方,只见那绵延百里的虚空裂缝清晰可见,不少神华冲天,好似蝗虫一般围绕着虚空裂缝探查。

    显然修士们对这一夜间出现的虚空裂缝很是感兴趣,再联想到那夜间的天降血雨,没准儿有什么洪荒秘宝出世,一个个都是趋之若鹜。

    此刻,凌道城中也是风起云涌,各大势力已经为城主之争而筹备了,左家因炼血被灭,总要有新的势力来顶替。

    不过,这一切都与一手造成眼前局势的李青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这个送你!”李青莲朝着千泷伸出小手,小手中攥着一亮银色的发簪,散发着极为灵动的气息,簪花处,一朵兰花盛开,尽显妖娆。

    正是他从左家密室宝库中拿的发簪,原来是送给千泷的!

    “给我的?”千泷接过发簪,满脸的欣喜,显然很是喜欢,没想到李青莲还有这等心意。

    李青莲点了点头,一脸的认真。而千泷则是满心欢喜的戴在头上,乌黑柔顺的青丝上,一朵兰花盛开,犹如黑夜中最亮的那颗星辰一般耀眼。

    千泷整理了下额前的碎发,笑颜如花,娇柔的身子转了个圈,香风拂面,朝着李青莲期待道:“好看吗!”

    李青莲摸着下巴点头道:“很合适你!”

    一脸认真的样子,而千泷听闻,美眸中尽是柔色。

    而一旁的穆行秋则是咂了咂嘴,心中暗道:“年纪这么小便如此会撩妹,要是长大了还了得?”

    听闻穆行秋咂嘴的声音,李青莲猛然回头一瞪,穆行秋顿时老实了,身子犹如一青松般站的笔直!

    “好了,我要寻个地方重塑命魂了!走吧!”李青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道……

    ……

    无尽大荒,青葱翠绿,飞瀑流湍……

    是夜,星光璀璨,万里无云,一青翠山脚下,丝丝烟气升腾,一抹跳动的火光在漆黑的夜中是如此的显眼。

    可却无凶兽前来,只因穆行秋那自身体中散发出的一抹若有若无的气势,逼的凶兽不敢靠近!

    篝火上,一被扒了皮的鳄熊此刻被一法器长枪贯穿,架于火上,金黄色的油脂滴落,将火光激的摇曳。

    滋滋声夹杂着浓郁的肉香不由得让人食指大动!

    一身白裙的千泷望着跳动的篝火怔怔出神,坐在一青石上,双手支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有一宽阔石洞,此刻洞口却是被一巨大青石堵死……

    原本漆黑的石洞中此刻却是通亮无比,一人头大小的日光石镶嵌在洞顶,散发着极阳的日光。

    石洞中干燥至极,无丝毫异味,原本便是那鳄熊的居所,此刻却是被李青莲鸠占鹊巢!

    只见李青莲此刻盘坐在石洞中央的干草之上,手中抱着盘子大小的阴阳轮一脸认真的望着。

    那一丝先天造化之气,便存于这阴阳轮中,无这灵器本身无关,竟李青莲在意的是其阴阳轮的材质,非金非玉,便是造化之力的栖身之所。

    这丝造化之力存于非金非玉的材质中不知多久了,而却不知怎么,被人炼成了灵器,竟始终未发现其存在,当真是暴遣天物!

    不过这也便宜了李青莲,没费什么太大的力便弄到手了,不然一旦落于大势力手中,那便难办了……

    只见李青莲一脸的认真,小手朝着那金轮上一抹,只见那阴阳轮上的灵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九道天罡灵禁此刻尽数崩碎。

    眨眼间,手中阴阳轮就化为一毫无灵性的石盘,表面坑坑洼洼,哪里还有那种灵性盎然的样子?

    一九品灵气竟就这么废掉了。

    此刻,一丝纯白色的气却是顺着他的指尖攀上,细如发丝,好似随时都会随风消散一般。

    这便是先天造化之气了,只见那极为细小的先天造化之气所过之处,虚空尽数退让,丝丝清凉之感充斥指尖。

    一眼望去,那一丝白气中好似有万千世界衍生而出,有了这一丝气,便好似有了无限的可能,这便是造化之气!

    只见那细如发丝的造化之气却是显得极为欢快,围绕着李青莲小小的身子到处乱窜,兴奋无比,对其无比的依恋,好似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

    望着那好似想要引起自己关注的造化之力,李青莲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抹微笑,摇了摇头!

    朝着那丝造化之力招了招手,那造化之力便如同乳燕归巢一般,冲入他的眉心之中。

    李青莲小脸则是神色一肃,闭上双眸!

    神识尽数收于体内!

    只见其体内周身百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灵光,好似一颗颗耀眼的神阳,无尽灵气自其窍穴中溢出,滋养着他的每一存血肉。

    灵台识海中,一片虚无,那好似白雾的一缕缕神识之力此刻围绕着识海中心一团纯白的雾气永无休止的旋转!

    那一团纯白的雾气迷懵无比,正是李青莲的先天之气。

    只见造化之力好似游鱼一般冲入李青莲的识海,随即轰然爆碎!

    刹那间,李青莲的身子一震,一股大造化的意境笼罩全身,好似此刻的他有着无限的可能一般。

    “轰!”

    识海中因那丝造化之力的爆碎而疯狂旋转起来,丝丝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而来,那正是其青莲命魂爆碎所残留的气息。

    此刻却是因造化之力的关系而聚集到一起,准备重塑命魂!

    随着他的动作,原本晴朗无比的夜空陡然静止下来,就连刮着的风儿都是静止下来,世界好似在这一刻停止运转了般。

    此刻,穆行秋以及千泷都是朝着天空望去,却未发现一丝异常,可那种格格不入之感却是挥之不去。

    而李青莲则是进行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地步,造化,造化,当造化万物,命魂又如何?依旧是脱离不了这个范畴。

    只见那汇集而来的青雾,此刻竟于识海中凝形,最后化为一含苞待放的莲花!

    “唔……”

    一股自灵魂深处传来的无边剧痛让李青莲额头上尽是冷汗,面色苍白的吓人,可他依旧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沉静的山洞中,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以及清脆的咬牙声。

    识海中的那花苞,此刻在李青莲的努力下,终于开始绽放了!

    一片片花瓣舒展,却是再也没有之前的血色莲瓣了……

    就这个短短的绽放过程,却是足足持续了三天之久,李青莲身下的汗水已经汇聚成了一小滩……

    此刻外界,正是艳阳高照之时,烈日当空,这回,穆行秋以及千泷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李青莲头上此刻竟依旧顶着那片夜空!

    三天来,未出现过一丝变化,苍穹就这么生生的定格在哪里,无尽艳阳下的一抹夜空,此刻是那么的扎眼。

    心中之震惊无以言表,眼前的一幕,乃当世奇景,好似李青莲走到哪里,都有异相发生一般。

    此刻,识海之中的花苞终于绽放,令人惊奇的是,花蕊之中,此刻竟盘坐着一不着寸缕的三岁幼童,与李青莲一模一样。

    不过身子却是虚幻至极!那青莲正好在其坐下,好似一莲台!

    “呼……还是跳出去了!是非对错,不过尔耳!”李青莲嘴角勾起一丝解脱的笑容道。

    对于修行,他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一味的按部就班,提高自己的实力。

    命魂,他并未选择凝混沌青莲命魂,而是选择凝出李青莲的命魂!他自己的命魂!他要摆脱束缚!

    虽说凝混沌青莲命魂,不知要比凝自己的命魂强出多少倍!可即便凝出来又如何?

    混沌青莲终归只是混沌青莲而已,跳不出去,便只能达到前世的巅峰,依旧会落得一个败亡的下场,跳不出去,结局终究是注定的!

    而如今却是不同,他摆脱了混沌青莲的命魂,摆脱了神血的加持,他不再被束缚,至此,他李青莲有了无限的可能!

    为了这一丝虚无缥缈的可能,便是魂归地府,也甘愿如此!前世的修为,前世的实力远远不够!

    他需要改变,需要超脱,需要跳出去,而这一步,便是一切的开始……

    有时,普通也是一种智慧,而普通,只要足够拼,也终将不再平凡!

    我有凌云志,自当热血不败!

    弈青锋说

    为了不给大家的阅读造成障碍,我想说的话都会放在作家感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