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洪荒之搏天命 > 第十七章:盘古一斧当开天
    面对气势爆发的左不闻,李青莲好似一处于狂涛中的礁石,任你狂风暴雨,我自怡然不动!

    被冲飞的残肢碎肉尽数被其身前莲叶挡住,面色不变道:“便是你夺魂又如何?结果还是一样的,将你那金轮给我,我留你左家一丝血脉如何?”

    而那左不闻听闻则是放声大笑道:“命魂无用,我以然夺魂,你拿什么杀我!当取了你的命魂壮我七魄!天见垂怜!”

    望着李青莲,眸中尽是贪婪,仙魂之中蕴有无尽道则,用来养魂,当为大补之物。

    可他却不知,李青莲的命魂早已破碎,不然还会不会如此来劲儿!

    只见其身后的血神虚影张口一声狂吼,虚空好似破布一般抖动,尽展狰狞之色!

    其脚下血海无尽,陡然上升,大殿那坚实的墙壁被拍击的裂缝四处蔓延!

    血神幻化,气势一升再升,大殿彻底不堪重负,彻底崩塌,烟尘四气。

    只见一血色骷髅头傲然立于虚空之上,足足百丈之巨,好似一擎天神山,李青莲与之相比就如一肉眼不可见的微尘一般。

    骷髅头眼窝处,两朵熊熊血焰好似永恒之火燃烧,其中无尽冤魂苦喊挣扎,永世不得超生!

    血海好似血色飘带泼洒虚空,单单是望上一眼,便有种心神都要被吸进去的感觉,一股无边暴虐杀戮之感自心底升起,骷髅张口狂啸!

    地皮一层层的飞起,形成一波土浪席卷大地,所过之处,万物不存,古木顷刻间爆碎,木屑纷飞!

    血色骷髅一吼,天地震颤!

    李青莲的面皮都是被吹的变形,一头白发朝后狂卷,莲叶也是被冲的破烂不堪,一脸的凝重之色!

    血色骷髅头之威,弥漫整个大阵!

    此刻,穆行秋面色凝重,那骷髅头实在是太大了,即便相隔十几里的距离依旧是清晰可见。

    只见他此刻衣袍破损,胸膛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血肉翻卷,狰狞至极!其身下,白面左妄竟被其一斩两半,切口平滑如镜!

    方圆百丈,一片狼藉,遍地都是巨坑,他狂刀穆行秋不负其狂刀之名,连斩两名道藏高手,手中长刀都是被斩出了豁口!

    千泷此刻正在他的身侧,俏脸苍白,面露担忧的望着那血色骷髅头。

    “左家老祖已然夺魂!谪仙危险!”言语间面色凝重。

    “那怎么办?他能应付来吗?”千泷担心道。

    “不知,不过青莲谪仙心中应该有数,不然也不会强闯血云大阵,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穆行秋沉声道。

    言罢,其血光卷起千泷,便朝着那血色骷髅头赶去,便是相隔这么远,依旧能感受到其散发出的恐怖威能。

    此刻那左不闻立于骷髅头之上,望着地上犹如蝼蚁般小的李青莲,神色狰狞,口中狠道:“便用你那仙魂喂食我的血神吧!”

    言罢,那百丈之巨,散发着无尽威能的骷髅头张开大嘴,发出桀桀怪笑,狠狠地朝着李青莲咬去。

    李青莲大眼中尽是血色,轻声喃喃道:“今日,你便是天仙又有何用……”

    眸中没有丝毫惧色,小手摸着脸颊处的飘血泪痕,心都揪在了一起,轻声道:“大哥,今日便再帮我最后一次吧……青莲已逝,便一去不复返了……唯有我李青莲!此去定要踏天而行!不论生死……”

    言语间战意狂飙,好似熊熊烈焰滚滚燃烧,眸中倒映的哪里还是什么血色骷髅头,而是那青天!

    此刻千泷二人也是赶来,一脸凝重的望向场中,在咬下来的血色骷髅对比下,李青莲太小了,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只见李青莲动了!

    小小的身子前跨,一脸认真,腰身后弯,双臂高高抬起,落于脑后!

    每一步动作,都极慢,可却蕴着一股莫名道蕴,暗含天地至理,世界好似在他的动作下静止了一般……

    随即,其脸颊飘血泪痕疯狂跃动,真的犹如血滴一般殷红,他的身子在这一刻,无限高远起来!

    即便是三岁幼童的身子,依旧给人一种头顶天,脚踏地的感觉!好似这天地都容不下他的身子,其身震慑万界!

    只见李青莲双手虚握,一股莫名的蕴味直冲心头,那是洪荒之前的味道……

    虽手中没握任何东西,可千泷却好似看到了一柄寒光闪烁的大斧,斧刃齐天之长,斧背齐地之厚。

    当她想要仔细观望之时,便无论如何都是看不到了。

    一股无边之势以李青莲为中心疯狂扩散,即便是穆行秋那道藏境的修为依旧承受不住的后退,一脸的惊骇,身上好似压着千百座仙山一般,身子踉跄。

    可是李青莲却未动用一丝灵力,仅仅只是一单纯的动作而已……

    此刻李青莲的身子犹如长弓一般拉开,眸中寒光暴闪,沉喝道:

    “开天一斧!”

    沉于脑后,虚握的双手以不可抗拒的姿态疯狂斩落!

    天地一片雪白,好似在这一刻重归混沌,震颤不休……

    一道斧光自其手中劈落而下,绵延直无尽青冥。

    那是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左不闻此刻浑浊的血眸中尽是惊惧之色,即便是厚重凝实的修为依旧没给他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白光耀世,声势骇人的血色骷髅头在这斧光下犹如阳春融雪般消逝,连带着左不闻的身子也是如此,如同劈柴被砍为两半!

    斧光所过之处,万物不能阻挡,就连这天地都混沌都阻挡不了,还有什么可以拦住呢?

    血云大阵径直被斩的崩碎,青山崩塌,大地沉陷,江河断流!一斧下去,绵延百里,尽数归于虚无……

    白光过后,世界一片震颤,大地被砍出了一道宽达数十丈,绵延百里的沟壑,深不见底!

    斧痕中,地火升腾,岩浆肆虐,暗河流淌,水火交融,升腾气阵阵白气!

    顺着斧光望去,一片宽阔,即便是百丈青山,也是被一斧劈开,形成一道峡谷,江河也被劈的断流,顺着斧痕倾落而下……

    ……

    一斧之威,恐怖如斯。

    望着眼前的一切,李青莲久久不语,小手摸着脸颊处的飘血泪痕,心中难明其思绪,盘古神血中,最后一丝力量也被用尽了……

    刚刚那开天一斧,不具其形,不具其意,不具其力,不具其神……有的只是一丝气而已。

    可即便这一丝气!也可开混沌,世间之人莫不能挡……

    此刻,那飘血泪痕没有了一丝灵性,真的犹如殷红胎记一般刻印在李青莲的脸上。

    “命魂碎,神血尽!我李青莲如今只是李青莲了……”

    话语中蕴着一丝缅怀、一丝追忆、一丝沉重、一丝决绝!

    这句话很深,估计只有他自己才懂其中蕴含的真意了。

    此刻穆行秋千泷二人依旧是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望着沉默不语的李青莲,眸中震撼之色难以言喻。

    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掉这一幕,穆行秋估计这一下,即便是他们老祖出来都是无用,神挡斩神,佛挡斩佛。

    此刻,虚空被撕裂而出的漆黑裂缝即便是过了这么久,依旧是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虚空之风狂吹,如同在天地间斩出了一道伤口般……

    即便是万里无云的夜空,此刻却因这一斧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那雨水竟是血色的,好似天空在无声哭泣一般!

    这道绵延百里的虚空裂口不会弥合了,永远也不会了,直到地老天荒!

    穆行秋望着血雨中那一抹小小的身影,眸中尽是钦佩之情,这等本事,估计天仙也没有吧,虽然他没见过真正的天仙,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李青莲上前捡起那插在泥浆中的金轮,金轮犹如圆盘,其中画着两条鱼,一黑一白,徐徐游动,永远也不相遇,正是阴阳轮。

    其中九道天罡禁摇曳生姿,正是一九品灵器。

    “废了这么大功夫,便是为了寻你啊!”李青莲摇头失笑道。

    翻手将其收入灵虚,李青莲回身,见千泷两人,轻声道:“走吧!回凌道城,左家的事,也该解决一下了!”

    千泷望着李青莲,再也没那种缥缈虚无之感,而是真如一三岁幼童般,再也没有任何神秘感了。

    不知为何,她觉得此刻的李青莲更加的深沉了,眸中的一抹幽光也是精亮的不行。

    而李青莲又是朝着千泷伸出了手臂要抱抱,千泷不由得笑出了声,大战所带来的阴霾尽数散去。

    抱起李青莲,才发现他的身上好几处血痕,尽是淤青,当即担心道:“疼不疼?”

    李青莲摇了摇头并未说话,千泷叹了一口气,既然他能直面左家老祖,那追杀他而去的十来位左家弟子的下场便不用再想了。

    定是做了他的手下亡魂!别看李青莲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杀起人来,却是丝毫不含糊……

    ……

    凌道城此刻彻底乱了套,那百里的虚空裂缝着实太显眼了,已经有些不要命的修士朝着哪里探查去了。

    同一时间,左家大火熊熊,仙光神华,冲天而起!

    刀光倾泻,喊杀以及哭嚎声震天……

    第二日,凌道城一片寂静,大街上也是空无一人,只见左府门前插着一杆大旗,其上铭刻着一条龙气,正是造化道教的独门标志!

    血水顺着门缝流淌而出,无一人敢来探查……

    弈青锋说

    想必大家心中已经有所猜想,喜欢的话,票票支持哦!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