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uu快3单双 > 汉祚高门 > 1377 坑陷强敌
    热闹的废园中,阿秀一人奔逃在先,沈勋则紧紧追赶于后。

    “鼠胆沈阿秀,不要逃!顿足与我酣畅一战,不要辱没了你手中那宝器!”

    沈勋一边追赶着阿秀,一边大声叫嚷道,尤其不忿于阿秀未战先走的行为,连连嚎叫激将。

    阿秀听到这话,却连头也不回,仍是奔行如飞,口中也大笑反击:“阿兄年长我数载,力技都得磨练,我若不走,才是真的蠢。以短击长,大愚也!宁斗智,不斗力!”

    废园周遭,多有观战学子,看到沈家这对兄弟自相残杀,也都不觉得怪异,各自拍掌大声叫好。而阿秀一路奔逃的狼狈样子,也少有人发声讥讽。倒不是忌惮对方的身份,这也同样与馆院斗殴的规则有关。

    馆院斗殴之中,向来没有什么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的忌讳,强者自有道理,胜者自有道理。哪怕是天生羸弱者,也能凭着交际同窗广邀助拳,以众胜寡。若本身就力不及人,既不磨练技艺,又不与同窗合流同好,遇到挑衅最起码还可以逃啊。

    沈勋年长数岁,腿长力壮,眼下发力追赶,双方距离也是越拉越近,有几次手中挥舞的兵尉杖更是直接擦着阿秀后背衣袍掠过。

    于是阿秀便转往人堆里冲去,呼喝着挤出一条通道来,那些观战者多数自是担心殃及池鱼,纷纷后撤,但也有人立住不动。

    沈勋在馆院中名气虽然大,但人缘也谈不上有多好,周遭观战学子们也不乏受他拳杖殴打者,也乐得给他稍稍添堵,因有这样的困扰,双方距离又逐渐拉开。可见人和,也是斗技之中不可忽略的一个元素。

    追逃之际,阿秀心中也是暗暗叫苦。沈勋那一群人名头不是虚的,自有累累战绩傍身。

    所以他们这群低龄学子在增援途中,其实也有过计谋的讨论,打算先将人引走一部分,通过游击战逐个击破。

    可是等到了场中,眼见到己方同伴形势不妙,那些负责诱敌的少年已是热血上头,此前的计划全都抛在脑后,叫嚷着便冲了上去。这一冲进去,脱战便就困难了。最终也只得阿秀一人,将沈勋这员悍将给引了出来。

    当然战法以论,阿秀这个本就技力都不优秀的战五渣能够抵消掉对方一员悍将,于战场局势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助益。但阿秀也不想被沈勋追上后,挨上一顿老杖啊!

    趁着人群的骚扰拉开距离,阿秀便冲出废园,向着人迹稀少的林野跑去,那里是他们此前商议,诱攻对方目标的地方。

    只是阿秀跑出去将近一里路程,却迟迟不见在后方负责布置陷阱的郗超等人,心里不免叫苦。而此时因为远离了废园战场,没有了旁人的骚扰,沈勋便也越追越近,口中张狂大笑道:“任你阴谋诡计,我自一力破之!阿秀,你在劫难逃了!”

    说话间,前方阿秀身影突然顿了一顿,而后又发足奔起,只是转向另一处花草茂盛的小径。沈勋自是穷追不舍:“哪里……啊呀!”

    原来他奔跑中,一脚踏空,整个人都扑倒在了一个草皮掩盖的浅坑中。这浅坑明显刚刚挖出未久,坑洞里还弥漫着泥土潮腥气味,坑底更体贴的铺上了一层草叶,可以让身中陷阱者不至于摔得太惨。

    阿秀见到布置终于起了效,心中自是大喜,当即收足转身,直向正从土坑中狼狈趴起的沈勋扑去:“你要战,我便战,沈二受死!”

    沈勋爬到半途,后腰已经被器杖砸中,整个人又趴进了草坑里,吃痛下连连怪叫道:“好奸诈,好奸诈……”

    阿秀才不管奸诈或是不奸诈,上去便对着沈勋背、臀一通乱砸。但沈勋终究殴打经验丰富,虽被暴打,仍然努力翻转过来,手中兵尉杖自腋下穿出捣向阿秀胸膛。

    阿秀险险避过后,待见沈勋已经将要爬出坑洞,便又飞扑而上,将沈勋复又扑回坑洞中,横腿压垮,继而便挥杖砸落下去。沈勋不能躲避,只能两手托杖用杖身挡住阿秀砸下来的兵尉杖。

    得此趁手形势,阿秀更是不饶,两手握住兵尉杖频频向下挥砸。沈勋整个人都被压在下方,仰躺于陷阱中,此际纵有诸多技法也使用不出,只能两臂托杖的招架那如冰雹砸落的杖影。

    这种情况下,阿秀手中那连沈勋都艳羡不已的宝器兵尉杖的好处才显现起来。这柄器杖内坚外韧,头重尾轻,一旦挥用起来,本身耗用力气不大,但因杖身的沉重,威力却绝不会弱。

    眼下两根器杖激烈碰撞,因为手中器杖有着极好的缓冲卸力,阿秀并不觉得如何,可是下方的沈勋却被震得虎口都酸涩不已,嘴里更是连连怪叫。

    阿秀不知挥砸了多少记,咔嚓一声,沈勋手中也是良木打造的器杖竟然被生生砸断,这要再砸下去,便要直接砸在沈勋头脸上了,阿秀收势不及,只能猛地拧身,那器杖才险险擦着沈勋耳鬓砸进泥土里。

    “你认输还是不认?”

    阿秀喘着粗气,顺势将器杖横压在沈勋颈间,眸中却是神采飞扬。

    可怜沈勋若非先跌入陷阱,浑身力技几乎没有丝毫用出,眼下更连兵器都被直接砸断,否则三五个阿秀这样的对手也打不过他。

    听到阿秀这问话,沈勋倒也干脆,随手将那断裂的器杖甩在一边,抬手摸着压在脖子上的杖身,啧啧道:“物通人性,能够输给这样一柄与我相知的宝器,我是无话可说。”

    虽然这小子仍不承认是输给了自己,但阿秀也不讲究那些,闻言后便笑嘻嘻由怀中摸出一团苦艾草饼塞入沈勋口中,沈勋张嘴将之叼在口中,这便是所谓的衔草认输了。

    艾草滋味苦涩,但沈勋对此已经习惯了,他好斗成习,打输的次数自然也不少,每每衔草认输,反而胃口是越来越好。

    两人分了胜负,便爬出陷阱来,沈勋直接从阿秀手里夺过那柄宝器兵尉杖,更是爱不释手,又过片刻才想起自己打输的原因,后知后觉道:“这陷阱是你们挖的?”

    “当然,正是郗嘉宾他们……是了,怎么打了这么长时间,那几人还是不见?”

    阿秀正自得意,接着便皱起眉来,他与沈勋扭打时间不短,足足小半刻钟,其实已经渐渐力竭,若不是直接将沈勋的兵器砸断,说不定要被对方反杀于此了。郗超他们既然已经在这里挖好了陷阱且留下标记,想必也在附近,不可能听不到打斗声,怎么迟迟不来援助?

    “阿秀、阿秀,不好了!嘉宾他们……”

    阿秀起身四处张望之际,一名同窗飞奔而来,拉住阿秀便向来的方向跑去。

    此时被当作援兵的郗超等人,正可怜兮兮蹲在不远处小道旁的草地上,身边还横放着此前用来布置陷阱的铁锹之类器物。

    而在他们周围,则围立着十数名健壮魁梧的成年人,衣饰装扮都有类似之处,一望可知应是哪一家的奴仆。

    距离此处不远的道路上,则有一驾朴素马车停在道中,马车一侧车轮则陷入道左坑洞中,车轴也因此断裂。此时马车旁另有十几人围立,一个素袍高冠的年轻人正一脸不耐烦的指挥着家人们将车驾抬出坑洞,进行修理。

    又在另一处坡地上,则竖起了围屏,有几名仆妇出出入入,里面自然是这一户人家的女眷,大概受此惊扰仍是惊魂未定。

    看到这一幕画面,已经无需多作解释了。而事实也的确是,郗超他们按照计划在后方布置陷阱,因为沈勋等人斗名太甚,他们也不敢小觑,草地上挖了数个之后,郗超又在左近游走,便选择这一处人迹罕至的路口继续布置起来。

    他们这些少年,还在哪里弯腰掘土,想到沈勋他们将被坑陷于此而兴奋不已,却陡听到后方传来车陷声。原本人迹罕至的路口不知何时出现这样一路行人,少年们布置的陷阱又伪装的非常好,于是便直接陷了进去。

    接下来便是眼前这一幕了,郗超他们这些原本后路埋伏的援军,直接被对方人家壮仆围堵在此、缴了械,只有寥寥一二逃出,自然也就不能去援助阿秀了。

    马车车轴断裂,更换比较麻烦,更兼天色渐晚,还有女眷在此,那户人家的年轻郎主便越发的焦躁,待到家人开始修车,他便转行过来,居高临下看看郗超等人身上衣袍,便皱眉道:“馆院学子?”

    郗超等人理亏在先,这会儿也势不及人,不敢要强,听到问话,俱都可怜兮兮的点点头。

    那年轻人神态更加不善,冷笑道:“馆院时誉渐大,学徒更多,这学风却是越来越不堪,与我当年在学,真是不可共论!你们这些小子,蒙恩入学,不思壮养才力为社稷助,却浪荡山野作此厌戏,对不对得起你们师长教诲?既然被我遇见,那就一个都不要走,稍后我自解你们回返学堂,要让学士们整肃学风!”

    听到年轻人指摘学风,学子们已有几分不忿,待听到后面似乎对方还是他们的学长,又要将他们擒回学里,便更加的志气萎靡。郗超倒是还有几分镇定,起身道:“此处本就人迹罕至,我们才游戏在此。稍后离去时,也自知要填回坑洞,实在不是有意要……”

    “这话不必同我说,稍后自向你们师长交代。”

    年轻人不耐烦摆摆手,刚待要转身走开,另一侧坡地上已经响起杂乱脚步声,另有沈勋语调洪亮的吼叫:“谁敢欺我同窗!”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