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发快三 > 箭魔 > 第两千八百八十四章 这就是剑道的极致
    牟沧浪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过自己可以在某一次战斗之中突破。

    沧浪剑宗的剑道就是在战斗之中寻找突破的契机,这也是牟沧浪不断挑战的原因。

    而今日,在无间地狱的压力之下,牟沧浪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突破的那一瞬间,牟沧浪有一种剑在手天下可撼的感觉,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这也是一种全新的世界!

    牟沧浪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如此意气风发是什么时候了,也许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年轻吧,但是这一刻牟沧浪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刻,他整个人的身心都发生了变化。

    可就在牟沧浪意气风发打算反击的那一刻,他才发现,四周的无间地狱依旧还是无间地狱,只不过当牟沧浪抬起头的那一刻,看到的无间地狱的王者更加清晰,也更加撼动人心。

    牟沧浪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当自己突破之后,自己反而会觉得对方更加强大更加难以战胜。

    这不是错觉,如果说之前牟沧浪只是感觉压力,所以在压力之中突破的话,那么这一刻牟沧浪感觉到的是来自于白里身上的绝望!

    如果是以往,牟沧浪可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但是现在牟沧浪懂了!

    对方的境界已经高到了之前自己甚至看不懂的程度,而当自己突破之后,才勉强看懂对方的强大!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最顶级的强者如果只是比他低一两个境界的话,你可以一眼就明白这是一个绝世强者。

    可是一个最顶级的强者如果跟一个村夫在一起的话,对方可能会认为这位绝世强者就是一个普通的武士而已。

    这就是境界的问题了,你站在什么境界能看到的也就是这个境界该看到的东西。

    七长老的境界之前跟牟沧浪差不多,所以此时七长老看到的就好似神仙打架一样,牟沧浪不管如何出手,白里都好像可以提前知道,然后俩人就好像配合了几万次一样,不断的在那边你出手我躲闪的进行着。

    可是牟沧浪看到的却不一样,自己无论如何出手,白里都可以感应到,自己的剑仿佛成为了白里的剑,自己的剑刺的位置是白里想要让自己刺的位置!

    这种绝望牟沧浪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果说之前牟沧浪还在纳闷白里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那么这一刻他已经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怀疑,很显然眼前的白里绝对不是他能够战胜的,对方已经达到了一个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境界!

    就在七长老这样看神仙打架的时候,场中的战斗忽然停下了,不知什么时候,白里的剑已经直在了一个位置,而就在白里指向这个位置不到半秒钟之后,牟沧浪就好像条件反射的一样把脖子放在了白里剑尖所指的位置,而一切也在这一刻随之结束。

    七长老就这么一脸懵逼的看着这场战斗开始到结束,说实话他根本没有看懂到底为什么就结束了……

    七长老不明白,为什么?牟沧浪不是突破达到了人剑合一了么?可是为什么牟沧浪在突破之后,反而看起来更加拙劣了呢?难道是因为牟沧浪境界不稳?

    “现在,它是我的了。”白里收起手中的翔龙剑,就那么缓缓的走到了牟沧浪面前,然后伸手从他手中拿走了他的沧浪剑。

    直到此时牟沧浪才终于从一个木偶一样的状态清醒过来,可是还不等他开口白里已经提前开口了:“我不白拿你的沧浪剑,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

    听到白里这话,牟沧浪原本因为沧浪剑被拿走而失落的眼神瞬间充满了神采。

    其实从刚才他就已经想要结束这场战斗了,甚至牟沧浪已经忘记了自己赌上的是沧浪剑。

    因为他只想问白里问题,而如今虽然沧浪剑被拿走,但是白里能够回答自己一个问题,这在牟沧浪看来已经足够了!

    “前辈……”再次开口,虽然称呼没有改变,但是这一次的前辈牟沧浪是发自心底的在称呼,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忧郁,因为毫无疑问这一场战斗让牟沧浪意识到了白里的境界何等恐怖。

    “前辈,剑道的极致是什么?”

    又是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曾经从隋风的口中问过一次,不愧是宿命之中的两个宗派,两边都是丢掉了自己的神器,可是如今他们问的问题竟然都一模一样!

    身为一个剑客,无论是狂剑道也好,诡剑道也罢,追求的都一样是剑道的极致。

    隋风当初问白里什么是剑道的极致,其实隋风距离这个极致还有很远的距离,与其说是隋风在问,不如是隋风在帮整个翔龙阁问白里。

    而今日也一样!

    “剑道的极致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这就是剑道的极致!”白里说着举了举自己手中的沧浪剑!

    而看到这一幕,牟沧浪的眼神先是出现一阵迷茫,但是在迷茫之后马上就是大放异彩!

    很显然他懂了,他懂白里话语之中的意思了。

    剑道的极致是什么?这么多年来沧浪剑宗也在追求,可是沧浪剑宗却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圈儿之中,那就是无论他们怎么想都在围绕着一个剑字在思考。

    毕竟剑客一切都应该以剑为中心才对。

    但是今天白里夺走了沧浪剑其实已经在告诉牟沧浪了,剑道的极致就是你放下手中的剑,只有你手中没有了剑,你才真正是一个剑客!

    而当你手中拿着剑的时候,不过是重复你在支配剑或者是剑在支配你罢了,当你手中再也没有剑的时候,剑就再也无法支配你,而能够支配你的只有你自己,你出手可以是剑,也可以是一切,剑道极致便是道!

    大道千万,殊途同归,这句话可能随便一个刚入门的弟子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最浅显的道理却也是最高深的,今日牟沧浪问的剑道极致其实也是这样的一个意思!

    “多谢前辈指点,还请前辈告知高姓大名,我沧浪剑宗永世不敢忘前辈大恩大德!”

    “我是白里!”

    “白里?”牟沧浪听到白里的名字忽然一愣,这个名字最近好像听到过,仔细思考了一下,牟沧浪想起来了,好像是最近风头很盛的一个年轻弟子,而白里这个名字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名字,重复也很正常,可是就在牟沧浪这样想的时候白里却仿佛能够读懂他的内心一样再次开口道:“我就是那个白里!”